顾尘

欢迎勾搭 偶尔写文
专注山组竹马大宫…基本只吃智左…
2top大法好 smap全员都吃!
我爱中居
cp二花花 我爱她

红野回头望向那个背对着他坐在电脑前的少年。听着他在yy里嘶吼着“继续群!继续杀!继续继续!恶人那群b崽子要不行了!”突然心生一计。

他从后面抱住那个少年,附身到他耳边轻吹了一口气,轻声说

“好好保护自己的嗓子,一会怕你叫不出来。”

接着又吻了吻他的耳垂。

少年像黑猫一样瞬间弹开。耳机自然被扯落,耳机传出一把川普“小七呢?!咋突然不见了?!”少年捂着自己的耳朵,脸带潮红的瞪着他。妨碍于他yy还开着自由麦也不好反驳他什么。红野却觉得这一瞪毫无威胁之意,反倒有一点傲娇。自己识趣的走来坐回自己电脑前,一边盯着他坐会自己的座位上带回耳机。

“我没事。来来来大家继续坚壁清野铺起来!!”

红野心里面一边盘算着一会要怎么折腾他的小黑猫,一边打开了yy自由麦。

“来来来让我会会对面的顾指挥。”





诶嘿。

那年夏天 宁静的海(现实向)

有一种踏实是你口中有我名字

有一种踏实是你心中有我名字

阿光Tree:

2041年 9月1日

我终于来到了藤泽,最后一站,湘南海边的确很美,跟我想象的一样,和那个人的形象很合,我按照手上的地址找到了一个临海不远的小屋,敲了门,出来的是一个年轻人,眉眼中与他有点相似,很有礼貌的请我们一行进屋,客厅的摆设是很简单的日式,暖桌、榻榻米、电视,靠近窗户的地方不太和谐的摆着一个颜色温暖的大沙发,窗外就是湘南的海,我猜想是主人特意摆了这个沙发方便看海。
「请稍微等一下,他马上出来。」
年轻人欠了欠身,走进了内室。我对他的记忆定格在15年前,想到马上就能见到他了,心不免跳的很快,三十多岁的人,居然又回到了fan的心情,会不会有些可笑,不一会儿他出来了,坐着轮椅,前几年传闻他因为腰的问题行动不太灵便了,看来是真的,他比我记忆中更瘦更小,眼睛显得更大了,精神不错,笑着跟我们打招呼,我心里一热,他曾经像个美好的梦想一样在我心里存在着,这么多年后居然可以跟他面对面,我很想掐自己一把,摄像师碰了我一下,我才回过神来。
「时间好像很紧呢,对吧?不如我们开始吧。」
他开口问我。
我点点头,却紧张的不知道怎么办,真是糟糕。
「我想去那边的沙发上拍可以吗?把海一并拍进去方便么?」
我询问了摄像师一眼,点点头。年轻人抱他起来,轻轻的放到沙发上,动作很熟练。
拍摄前稍微给他画了一点妆,他对着化妆师小姑娘说,虽然已经是个糟老头了,可麻烦把我画的精神点啊,好多年不上镜,居然有点不好意思呢。
我坐到对面,给他看了看准备的问题,他架起一副褐色框的眼镜,认真的读着,时不时问我一些问题。
「他们都已经拍完了?つよし他们……」
「嗯,最后到leader您这儿,是这种日程安排」
「说什么leader的,只是个绰号之类的东西」
语调上扬,我听得出来他很开心
「好久没有人这么叫我了」
「嗯,说这个会不会很唐突,我从小就是SMAP的fan呢!」
他有些惊讶的看着我,然后笑了,伸出手来跟我握了一下
「你年纪很轻呢,不像是饭SMAP的年龄呢,最喜欢我们中的哪一个呢?」
跟以前一样爱问这个问题,我心想着还是老实回答了。
「Nakai桑和Kimura桑」
「哦,这样啊」

他再也没说什么,专心看起了采访稿,开始正式采访,很顺利,一切都顺利的不像话,我其实很想把时间再拖长一点点,结束时淡淡的夕阳打在他侧脸上,柔和温暖,我刹那间有种空间交错的感觉,也许什么都不曾改变。
临走前我拿出了最后一场CON的DVD,请他在上面签个名,四个边角上各自签着其他几位member的名字,他拿来细细的端详了一会儿在中间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双手交还给我。
「请好好保管啊,是最后一份也说不定呢!」
我郑重的点头。
「还有件事,可不可以麻烦你把没编辑过的带子寄给我一份,大家的都给我可以吗?」
「没有问题,我一定办到」
「谢谢」
我带着他的一声谢谢离开了藤泽,回程的路上我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他凝望大海的那双眼睛,温柔的像是凝望爱人……


2041年 9月5日

今天收到了电视台寄来的邮件,我交给了Hiro酱,他很开心,上了年纪的人心性跟小孩子越来越像,常常会因为一点小事而开心,他说想马上看,我拗不过他打开了播放机,带子没有编辑过,一打开前面嘶嘶的杂音很刺耳,我想调小一点,他阻止了我,说这样就好,然后拍拍身旁的沙发让我坐过去,片子最先出来的人我见过,香取桑,每年他总会来这儿一次,他说话很有趣,Hiro酱每次见他都很开心,因为这我也很喜欢他。
Hiro酱一边看一边笑一边跟我解释些内容,其实虽然我错过了他们那个年代,但他们采访的内容我大多数都听说过,不过我还是老实的听着,他喜欢说话不过好久没有这么侃侃而谈了,更多的时间他愿意靠着窗户看看书看看海打个盹,安静的让我心疼。
两段播完,小林医生给我来了电话,让我去取上次化验的单子,我跟他说了一声赶往了医院,小林医生是他的旧友兼家庭医生,一直以来都是他再负责Hiro酱的病情。
「什么啊,这家伙这把年纪还是这么在意发型啊?」
他自言自语的吐槽,我轻轻的带上门。
小林医生把化验结果交给我,万幸没什么问题,我把每天记录的生活笔记拿给医生看,里面记录着他每天的生活,包括吃饭,睡觉,发呆,我什么时候带他出去散步,每天吃了什么,简单的无聊的笔记,小林医生认真的看完了,还问了我很多他的情况,我一一回答着。
「这两年他总是喜欢对着海发呆,并不怎么喜欢出去」
小林医生了解的点点头「随他吧」
我其实想打探些原因,可是看小林医生并不想多说。
天色渐晚,想到独自在家的他,我匆匆告别了。
打开门,房间静的很暗得很,只有电视发出些光亮,Hiro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机画面定格在一个我很熟悉却一次都没有见过的男人脸上,Kimura Takuya,日本的骄傲,他的骄傲,据说两年前他妻子离开后,他跟小女儿一起去了巴黎,没有回来过,我抱他回房,盖好被子,我看到他脸上泪痕未干。
回到客厅我按下播放键
「Goro,我这儿收藏了很多红酒想要的话记得有空要来啊!」

「最后跟leader说点什么?」

「Nakai……」他声音沙哑,清了清嗓子,做了个笑脸,重新开始

「Nakai,好久不见呐,还好吗?」

「Nakai,不知不觉SMAP已经50年了,这50年是我们的……」

「对不起,重来可以吗?」

「Nakai,好想念日本的海啊……」

「只留最后一句可以吗?」

2041年 9月9日

吃过中饭,我早早的守在电视机前,等着NTV的纪录片,时间接近我居然有些紧张,电视上出现他的脸的那刻我心砰砰的跳的异常,剥去强悍的外壳,他脸上那已经不再细致的皮肤,他变得低沉的声音,甚至于他已经不再健康的身体,一切都看起来脆弱的可以,曾经这个小个子的男人,用他的伪装、他的倔强、他嘶哑的声音、他卖力的舞步、他努力的搞笑撑起了一个传.奇,如今却像是力气被完全透支一般就那么静静的淡淡的谈着过往,我看的心像是塌掉一块儿。
Nakai Masahiro,Nakai Masahiro,我一遍一遍的默念着,然后就开始止不住的掉眼泪。人的一生大概只能有一个50年吧,我突然开始如此感谢命运的际遇,如果我们终此一生相遇相知却注定无法相守,在以后那些我们不在的时光,我的名字和他的名字永远镌刻在一个叫SMAP的地方,会被人时不时的拿出来回忆一番。
「木村的十年是我的十年,木村的五十年是我的五十年」
「有时间的话回来看看海吧……」
我笑了,你还记的。
那年夏天,湘南海边,修学旅行,我说要等老去时在这儿盖一间小屋直到死去,你说这听起来很不错啊!
「外公,你怎么又哭又笑的」
我家的小公主爬上沙发抹着我脸上的泪水
「因为外公好思念一个人啊」
「思念的话不是应该去见吗」
对啊,思念的话不是应该去见吗?道理本来应该这么简单,我却一直一直不懂,错过了清晨错过了正午一转眼到了黄昏。
我好后悔,一直站在你身边却没能握住你的手。

落叶的位置

谱出一首诗

时间在消逝

我们的故事开始

这是第一次

让我见识爱情可以慷慨又自私

你是我的关键词










私心讲一句 这个真的很形容2top啊!!

还有对应的

中居「有一种踏实 是你心中有我位置」
木村「有一种踏实 是你口中有我名字」

真的贼配!!

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把这个文憋出来

☆采用林俊杰「关键词」这首歌

不打tag了

这几天电脑坏了 拿着ipad无所事事的随便搜

结果在各个up主的强势安利下 我萌上了smap

真的毒。

这两天看的合集剪辑以及以前的pv短剧

笑得开怀

然后忘记他们已经解散的消息 继续笑得开怀

我不愿意去想 也不愿意去理解他们解散的原因及意图

在我的心目中他们就是没有解散

smap在我的心目中还是那个该有的位置

后来看2top的剪辑

看到中居前前后后的对比

看到最近这段时间大家都各怀心事 综艺都笑不出来

我只能说大写的心疼

只有补到最近的番组才会想起他们已经解散了事

我希望能有反转。这个是我从心里面希望的。

然而有希望就会有失望 我不敢抱有希望 去失望

他们还是他们 只是由时间为主产生的心理变化已经超过了我们的想象

他们由始至终都在想同一件事情 然而只是方法截然不同罢了

我想说

木村拓哉还是那个20几岁的无忧无虑的木村拓哉 只是中居正广已经变成了40多岁心事重重的中居正广了

仅此而已

对smap认知不太深 讲话有不对的地方也欢迎随便讲

我全盘接受

并会赔礼道歉

但是这个po我不删 这个是我的日常心情的随笔








顾尘。

其实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
也不可能一直玩游戏的 人总要往前看
所以我要离开你们了。

sk 虹

脑洞大开的一篇 不希望能够写出这首歌的感情

大家看看就好

--------------------------------------------------------------------------------

“别弄了啦nino!”

大野智拍掉了二宫和也在他身上肆虐的双手,看了二宫和也一眼。

“很疼诶,大叔!”

二宫和也一手握着自己的小冰蓝。缩起自己被大野智打疼的手。还是整个人压在大野智的身上。大野智皱了皱他的八字眉。从沙发上起来。走到樱井翔的位置坐下。

二宫和也对大野智的突然离开吓到。本来压在大野智身上的头就这样毫无预警的倒在沙发上。

“喂!大叔!你要走和我讲一声先阿?!”

大野智没有回话,看了一眼发脾气的二宫和也,眼睛又回到他手上的钓鱼杂志上。二宫和也揉了揉自己和沙发亲密接触的后脑勺。

有点疼阿 大叔。

[你每次闹变扭

就会把我心爱的东西藏起来

藏的地方每次都一样

今天我会先到那裏等你]

番组顺利录制完毕,本来会和二宫和也一起回家的大野智破天荒和别人一起去喝酒所以先走了。二宫和也一个人坐在保姆车上。盯着手中的小冰蓝看的出神。

“回家吗 二宫桑?”

“...不,去一个地方。”

二宫和也熟悉的报出一个地址。详细到那条街那个门牌号。经纪人惊讶了一下。车子马上就发动了。行驶了不久之后就停在了一栋房子前。

二宫和也下车之后熟悉的在信箱那里摸出了备用钥匙。打开房门就进去了。进去房间之后也没有开灯。就一下躺在沙发上。双手和眼睛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他的小冰蓝。

但明明游戏世界那么精彩,但是二宫和也好看的琥珀色的眼睛却偷偷透露出一点点哀伤。

渐渐指针走向了十二点。咔哒一声房门又开了。一个快和黑暗融在一体的人走进了家里。开门的瞬间看到沙发上有那么一点光亮。

“...啊”

微醺的人慢慢的走向沙发上的那点光亮。长时间盯着游戏机看的二宫和也瞄了一眼眼前的人,终于合上了自己的小冰蓝,起身坐了起来看着那个人。

“...大叔你是去喝了多少酒。”

“喝了一点,和润。”

大野智打开冰箱拿了一罐啤酒走到二宫和也对面坐了下来。面无表情的喝了起来。二宫和也还是一如既往的看着那个人的动作。两个人也不讲话,一瞬间的寂静包围了他们。窗外的月光照了进来,把他们俩的影子拉得很长。

[季节们带来了

影子找到了我拉长了的身形]

“....为什么要躲我?”

最终忍受不了寂静的二宫和也开了口。大野智听到他的质问之后晃了晃神。嘟起嘴移开了自己的目光,头也扭向了窗外。

“是因为我昨天和别人出去喝酒还要打游戏打到凌晨四点吗,明知今天有录制也?”

没有收到大野智的回复二宫和也又一次开了口。这次大野智也没有回答他。二宫和也明显有些不耐烦了。琥珀色的眼睛瞪着那个一直看着窗外的大野智。因为一直没有收到大野智的回复让二宫和也觉得害怕。大野智从来也没有这样对过他。他咬了咬下唇,带着一点哽咽又开了口。

“...对不起,Satopi...我不...”

“...Kazu。过来我这边。”

大野智开口打断了二宫和也的道歉。二宫和也带着疑惑的看着他。泪水已经浸透了琥珀色的眼瞳。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大野智的身旁。挨着他坐了下来。

“呐,Kazu你看。”

大野智转身抱住泪眼朦胧的二宫和也。悄悄在他耳边说到。

[影子重叠在了一起...]





END

----------------------------------------------------------------------------------------------






我文笔很差的 请不要介意的吃这口糖渣

用这种方式把虹写出来真的抱歉 第一次听虹这首歌的时候哭的稀里哗啦的

毕竟自己还是比较习惯写这种风格的文章

希望大家喜欢

想写一篇弹丸论破第一部的背景的sk同人文……
有人会想看吗…?

无论怎么样都会离开的话 还不如我先说再见 这样不会太难过。

想了想 陪我如此久的 除了花刺客就是残叶叔叔了吧。

星期五的早安

[诶好久不见 我是阿鬼
诶这个是歌改文
我比较喜欢这个形式来写文
cp是山组 so 架空
学弟S追学长O
以上 初次涉及 请多多关照]

樱井翔踏上电车的等站台 今天他心情有点低落

自从那个超可爱的学长从他的眼前逃掉之后 已经过了三天了

今天是星期五 前三天都没有再见到那个学长

“什么叫一见钟情?”

樱井翔也不知道 站着发了一会呆 走到了上次看见学长的那个站台

诶 今天可以见到他吗

「排练过了早安
发型也完全OK
星期五可一定要加油啊
因为两天之内都见不到了呢」

“叮——咚——”

“列车即将到达 请……”

发着呆的樱井翔感觉到一股风吹来

阿 电车到了阿 不知道今天学长在不在………

抬头 樱井翔走进车内 扫了一圈 看到一个带着耳机和眼镜的 他所喜欢的学长 正坐在车内的一排椅子上 闭目养神

旁边还有空位 于是樱井翔很淡定的走向他旁边 轻轻的坐下不想打扰这个学长的休息

不知不觉电车驶向了目的地 中间樱井翔紧盯着这个学长的侧脸 越来越觉得好看

“叮——咚——”

坐在他傍边的人惊醒 然后懵了一会 站起来下车了

坐在他身旁的樱井翔看呆了

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8:00 二号车二节
喜欢的特等座
旁边的人好像很困
这就是我的日常
8:07 对面的车门打开
我屏住呼吸
到了嘴边的“那句话” 今天又逃走了」

“喂喂 Sho 你今天怎么啦?”

坐在后面的松本润戳了戳趴在课桌上无精打采的樱井翔

“呐 松润…”

樱井翔慢慢说出了几个字

“什么叫一见钟情……”

“哈?sho你有喜欢的女孩子啦?!”

松本润这一句惊讶的问话传到整个课室的女生耳朵里

樱井翔赶紧拉了一把这个不慎重的友人 白了他一眼 继续趴在桌子上睡觉了

「明明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开头
我真是没出息啊
勇气的测试无论如何必须通过 不要逃啊……」

星期天的下午 樱井翔约了二宫和也和松本润他们出来打篮球 打了一会樱井翔就坐着地上说着不打了

“呐松润 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失落呀”

“nino 这个人有喜欢的女孩子啦”

两个恶魔在一唱一和的说着 樱井翔越听越脸红

“啊啊啊啊真的是够了!”

脸红着站起来 大喝了一声 二宫和也和松本润吓了一跳 二宫和也搂着樱井翔的肩膀坐了下去

“你是真的喜欢上一个女孩子了阿”

“不是一个女孩子…”

“哦 那是男的?我不会嘲讽你的性取向哒!”

“也不是啦 nino…”

樱井翔望向二宫和也

“你和我说 什么叫一见钟情阿…”

“…………”

恶魔二宫和也也被哽住了 无言的望向站着的松本润 松本润一脸我不知道你不要看我今天天真蓝的表情望向了天空%

“你喜欢上了谁阿 还一见钟情…?”

“嗯…是一个…很可爱的人…”

樱井翔越说越小声 因为这个学长实在是太可爱了 不过…

好像除了可爱也没有什么了…

“那你知道他的名字吗???”

“不知道…我就是电车上遇到他的…我还不敢问…”

二宫和也一脸你没救了看着他 教了樱井翔一下午的正确搭讪方式

又是一个周五 樱井翔站在电车站台 深呼吸了几次 回想起nino呕心沥血教会他的正确搭讪方式

…其实归根结底就是需要勇气而已

「排练过了早安
战胜了胆怯的自我
星期五可一定要加油啊
因为两天之内都见不到了呢
仅仅是看着犯困的你 我就已经满足了
不行不行,“一定要加油啊” 我轻轻地说道」

“叮——咚——”

“列车已到站 请……”

开门的风吹过樱井翔 踏入车内 看到站着的学长

啊啊 特等座被占了阿

于是樱井翔鼓起勇气站在学长旁边 带着眼镜的学长今天没有带耳机 安静的站在门边 一副呆呆的样子盯着窗外

啊啊 真的好可爱

樱井翔如实想到

「8:00 二号车二节 被占的特等座
真不走运啊 连天空看起来都像是要哭了
8:07 等等,我的心跳还没准备好啊
在颤抖中,“那句话”又一次消失了」

突然天空打起了响雷 雨突然就下了下来 毫无预警

“啊啊 真的是 怎么现在开始下雨了!”

樱井翔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一旁的学长似乎是听到了 打开背包开始捣鼓

“呐 那个同学”

学长开口说了一句 樱井翔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这个学长的声音粘粘糊糊的真的好可爱!!!!

学长见他没有反应 便用伞戳戳樱井翔

“呐呐 这个同学 我下个站就下车了 有同学在等我 伞我借你用吧”

然后是似乎急忙的塞给了樱井翔 有点害羞的低下头 继续盯着窗外

“谢谢阿…到时候还你阿 我会记得的”

“叮——咚——”

樱井翔握着学长给的伞 看着学长似乎是逃着下车了 他也看到了一个比学长高的另一个学长 没有合上的门让樱井翔听到了那个名字

“相叶雅纪……”

然后门合上了 学长似乎有些娇羞的低下了头 那个叫相叶雅纪的少年开玩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呢

樱井翔紧紧的注视着他 那个他喜欢的前辈

「仅仅是看着我最喜欢的你
可是不能让我满足的呢
星期一可一定要加油啊
我轻轻地说道」

星期天 樱井翔在房间里对着一面镜子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着第二天遇到学长之后和他打招呼的话语和二宫和也教他的正确搭讪方式

“你好学长!我叫樱井翔!我想和你做朋友!可以吗!”

诶这个会不会太生硬了

“学长!我暗恋你很久了!能成为我的女朋友吗!”

这个会不会太唐突了……

“啊啊啊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阿!!!”

大喊着倒在床上 樱井翔想了一会 睡着了

梦里他和学长在电车里有说有笑的 学长睡着的时候靠在他的肩膀上 樱井翔睡着都笑了出来

「明明在梦里都能够自然地对话,可是……
我一定会通过这勇气的测试的 再稍微等等吧」

星期一的早晨 樱井翔站在电车站台上 等待着电车的到来

“叮——咚——”

“列车已到站 请……”

樱井翔一脸朝气的踏进车内 一眼就看到站在窗边的学长

照常站在学长身后 盯着他的背影 顺着他看的方向看去

一路无言

樱井翔在对自己打气 加油加油 樱井翔 不说就要错过了

“叮——咚——”

学长转身想下车 樱井翔鼓起勇气抓住学长的手

“请等一下 我叫樱井翔 可以请教一下你的名字吗?”

“…可以阿”

“诶?”

学长转头看着樱井翔 笑了笑

“fufufu…我叫大野智”

「排练过了早安 发型也完全OK
在8:07等着你的出现 因为今天终于能够说出口了
虽然也想要和你说晚安
稍微等下!
这是我最喜欢的话 因为终于能够见到你了呢」

“早上好 大野学长!”

樱井翔也对着那个学长笑了起来

“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

“可以呀”

那么就从朋友先做起吧 樱井翔在心里面想到




End


——————————————————————————















我不是一个好的写手 对于樱井翔和大野智还有岚都是初接触

有哪里不对请尽情指出来 我会改的

这里表白一下二花花 我爱她我和你们说!

好了就这些了

谢谢观赏